【秦荆】壶中七日(1)

嬴政做了一个梦,梦中和现实仿佛别无二致,但遂又干净利落地醒来。

——他没有杀死荆轲,而是将重伤的她软禁。
.
.
.
第一日:不知所起,但知所终

他一踏进房中,便感受到了刺客锐利的视线。
不,不应是刺客。现在,她已成为俘虏。念及此处,嬴政的目光闪动,避开了那电似的质问的眼神,不易察觉地在她身上扫了几圈。衣物已经完全更换过了,没有丝毫血的痕迹。只是荆轲的脸色仍然有些苍白,衬着那炯炯的碧眼更加耀眼。
——耀眼而脆弱。
见嬴政走近,荆轲立刻扶住卧榻,将要坐直身子。
“你的伤势虽已痊愈,但气脉仍旧滞塞。不必起身拜见朕。调理的药汤等会儿便会送来,你且继续休息。”
嬴政不由分说地阻止了荆轲的行动。但他...

  2018-12-02 11 119
 
 
|1
|2
|3
|4
|5
|6
|7
|8
|9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宗子@土方夫人 | Powered by LOFTER